北京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北京得易搜信息网 > 北京热点资讯 > 北京得易搜新闻 >  马千里在城市夹缝

马千里在城市夹缝

发表时间:2018-03-13 07:57:59  来源:得易搜信息网  浏览:次   【】【】【

马千里在城市夹缝  

        这次的人事变动在锅县地税局掀起一点微澜。可除了马千里外,其他的人都觉得与己无关,很快就过去了。马千里虽然有想法,但在领导位置上混了这么多年,也知道进退,他没有明显的表现出不满,但是心里总装着这事儿,如果有机会,肯定是要寻点严浩的难堪的。但他就是没弄明白,严浩是怎么能跑到自己前面去的。

        严浩当上局长后,必须要烧几把火。他召开了第一次党组会,征求马千里和黄金求对分管工作的意见。马千里说:“我管的业务这一块,这么多年了,也管顺了,就不要变了吧。另外,其他的我也不想管。”黄金求见马千里这样说,怕更多的事落到自己头上,就说:“我分管的又多又杂,也不宜再增加了。”严浩见第一次开会,自己还没说出意见,就被推三阻四,今后还怎么开展工作,特别是黄金求,年轻却不愿多挑一点担子,不由得不快乐。他说,:“我的想法是我以前分管的这一块交给金求,金求分管的办公室我来分管,老马还是原来的不动,金求你看行不行?”黄金求一听,虽然分管的科室多了,但最难做的办公室严浩自己拿过去了,还有,基建这么大,自己也应该能小有收获。也不愿与刚当上局长的严浩翻脸,要碰钉子给马千里碰去。于是说:“好吧,既然严局长这么定了,我服从。”严浩说:“基建这边还有很多事要交接,先管起来,再慢慢交接。”还扯了一些其他的事,马千里不愿意说话,不表态,黄金求一开始还应和着,后来看马千里不说话,也没有什么重大的议题,于是也就不怎么说了,党组会在沉默中草草结束,严浩呕了一肚子酸气。

        七月初,市局一把手何存淼来县局了,这是人事变动后市局领导第一次来局里,又是直接上级,接待必须是要有档次的。几个班子成员陪何局长进了花溪景区,马千里虽然对领导不舒服,但毕竟是掌握着升、免大权的市局一把手,也不敢表露什么。刘主任安排中午接待,酒足饭饱之后,严浩再安排活动,问何局长唱歌吗,何局长说:“年纪大了,闹不得,不唱歌吧。”“那就玩玩牌吧。”何局长没否决,严浩背过何局长吩咐刘主任,取五千元钱,用一个信封装着。刘主任对何局长和党组成员说:“几位领导先喝喝茶,聊聊天,我去安排棋牌房。”其实刘主任没准备打牌,没带很多钱,他赶紧给易凡夫打电话,要他快带五千元来,刚好出纳小田上午取钱交电费还没来得急。易凡夫打了个借条,上面写到:借现金五千元。另在借条的背面角落处写了一笔,接待市局何局长。易凡夫因为类似的支出蛮多,所以每笔支出都批明了用处,在开正规发票后,向领导报告时有依据。易凡夫一拿到钱,马上自己开车送去了。

        领导们娱乐,易凡夫也不便在旁边,打个招呼就下楼了。他问总台服务员:“欧阳老总在哪里?”服务员说:“她去县政府开会了,还没回来。”易凡夫有点失望,悻悻地回了局里。

        几个人玩的纸牌叫“跑胡”,是流行在湘西北地区的一种娱乐方式,当然,如果带彩就是赌博方式,不过社会上流传一句话:“老百姓打牌是赌博,领导打牌是娱乐。”所以他们几个虽然带彩,却是在”娱乐“。

        这种牌玩法很多,四个人玩,三人打牌,一人数牌,术语叫“数寝”。“吃”牌和”碰“牌跟麻将一样,但”跑胡“不能”吃“过张和”碰“过张,胡牌不能胡打张。总共八十张牌,大写的壹到拾各四张,小写的一到十各四张。打牌的庄家取二十一张,闲家取二十张,胡牌不仅要有叫,也要有西,还有很多细规则,很复杂的。湘西北的男、女、老人大都爱玩。

分类信息网整理http://www.dysxxw.com/

得易搜家电维修http://www.deyiso.com/

责任编辑:得易搜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