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北京得易搜信息网 > 北京热点资讯 > 北京得易搜新闻 >   初夏的风有点儿像叛逆早熟女孩儿

初夏的风有点儿像叛逆早熟女孩儿

发表时间:2018-03-12 17:53:12  来源:得易搜信息网  浏览:次   【】【】【

 初夏的风有点儿像叛逆早熟女孩儿

时间并未让她在深邃的时光里懂得些什么,如果非要说时间的雨滴浇灌了她这朵娇嫩的花儿,更不如说那场未曾见到过的大雨已经将她浇的七零八落,差一点儿,便在寥寥无几的几片花瓣中奄奄一息,经不住风吹,经不住雨淋,经不住日光的曝晒。

       初夏的风,有点儿像叛逆的早熟女孩儿,吹刮在人脸上,有一阵燥热的难耐。这个正午的时光比起早晨的那阵凉爽来说,简直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她走在路面炸响的街道上,还穿着早晨防寒的外衣,透不进一点儿的风,烈日当头,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到了后背上的一层黏腻,紧接着,额头上的刘海也在汗水的浸湿下,紧紧的,厚厚一层贴服着。这些都让她难受到了极点,在走过前方那个红绿灯路口,她已经在心里不下十遍的诅咒了这个鬼天气。她掏出手机,想再次确认一下导航上显示的地方,“吁”,她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要到了。她定了定神,按着导航上所指的方向,转了个弯,果然看见了对面那栋气派的大楼,她再一次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在红灯跳转为绿灯的当口儿,小心翼翼又步伐快速的穿过最后一个红绿灯路口。她每次过红绿灯路口的时候都是这样,那些比较好辨认的倒还好,那些前后左右都有着红绿灯指示的路口就让她为难了,实在是不知道哪个灯亮起该走,那个灭了该留。人多的时候,她常常有些忐忑的跟在人群的背后,几乎是带着小跑的跑过红绿灯路口,但像今天这样,大太阳的中午,实在难找到一个一同过马路的人,当她看着马路两边空荡荡的街道,和几辆在烈日下晒的发烫的汽车时,略略犹豫了下就一口气冲到了马路对面。

       此时此刻,望着在太阳底下金光闪闪的大楼和透过玻璃大门看到的,那些高贵典雅的装饰,那些摆放的精致美好,没有一点儿瑕疵的陈设品,无一不让她心里颤动了一下,随之而来的便是她心底里涌起的自卑,在透明的玻璃门前她徘徊不定,踌躇着是否要进去。她暗暗的给自己打气,一只手已经伸到了门把手上,正准备一鼓作气,推门而入,一群衣着正式,男人全都身着西装,打着领带,穿着光亮的皮鞋,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女人也是统一的正装,短裙,踩着细高的高跟鞋,白皙的小腿肚在有些刺眼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的白皙,脸上精致的妆容,搭配着微卷的头发,披散在瘦削的肩膀上,无一不散发着女人的魅力。他们在她还未来的及推开门之前,将门从里向外推开,她一个不防,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堪堪在高高的台阶边沿站住。那些人匆匆的从她身边走过,甚至没来得及注意到她的存在,有那么几个人注意到了,也只是略带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也步履快速的走开了。她只来得及闻到那股燥热空气中传来的香水味道,以及那扇门内的清凉,她就又回到了刚刚站着的那个点上,陷入了深深地纠结当中。

       她想她真是没有一点儿勇气再去推开那扇门,走进去。于是,她缓缓的转过身,寻到一处阴凉的角落里,就着那时不时吹来的一缕风,无力的坐了下来。她将背包从肩膀拿下,抱在了胸口,埋伏在双膝上,有些惆怅的看着周围一栋栋精美的大厦,高楼,看着街道上三三两两穿行而过的车辆,看着对面那不大不小的花坛,看着那些顶着烈日依然娇美的各色花儿,那种随之而来的孤独,压抑,几乎将她的眼泪逼出了眼角。她深吸一口气,堪堪的将眼泪又逼了回去,她抬头望了望几乎快要被高楼遮蔽了的天空,她觉得自己就快要透不过气来,她想着自己几乎已经提不起来的勇气,想着接下来,还要不要进去面试这份工作,她一筹莫展。她蹙着眉头,望着那小的可怜的天空的一角陷入了深深地沉思,正如少女时期的她一样,每次有了烦心事,就坐在家乡田地里那方土坡上,用手拄着下巴,望着宽广的天际,看着碧蓝的天空,那几朵漂浮的云朵,闻着这四野的草的香气,泥土的香气,那时候,总是轻易地就忽略了心情的好与坏,一坐上这土坡就是一个上午,一个下午的时间,脑袋里就是大人们口中,那个她向往的世界,那时候,也从未想过,时间可以流逝如此之快,仅仅托着下巴,对望着天空,就将一个下午或是一个上午挥霍掉了,而那些在她深深的向往里,甚至太慢太慢。

         一阵吵闹声将她的思绪拉回到这炎热的午后时光,她悄悄探出头去,原来是刚才那一群人又回来了,她们明显的是酒足饭饱的模样,而时不时飘进她耳朵里的对这一餐饭菜的评价,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想,原来,都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那刚刚幸好没有推门进去,不然这个点就太尴尬了。按着短信上的时间,上午10点到下午4点都是面试的时间,她从八点半就从住处出发,没想到她在这里兜兜绕绕,竟然用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那这份面试还要不要继续下去呢?她望着镜面墙壁里的自己,先前汗湿的头发早已经干了,有些硬邦邦的搭在前额上,先前梳的服服帖帖的马尾辫,似乎也松散了些,有几屡不听话的碎头发乱糟糟的冒在头顶上,显得头发有些散乱,没有经过化妆品打理的脸,两颊有些被晒的红晕尚未消退,在有些偏黑的肤色里,没有一点儿女孩子红润饱满的美感,学生时期穿的蓝色外褂,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为了弥补身高的缺陷,穿着显得有些笨重的增高鞋,她望着墙面上倒映的自己,是前所未有的伤心,难过,她从小就不喜欢把这种突然而来的忧郁情绪告诉任何人,可是这一刻,她很想念,很想念自己的家人,很想告诉她们自己现在的难过,伤心,告诉她们自己在这座城市里就快要支撑不下去,想要向他们倾吐她的软弱,她在面对这些时的恐惧,不安,她迫切想要他们的一句安慰,要他们一句关心,她想让自己觉得她并不是一个人在这座不熟悉的城市里,但随之而来的,她那份隐秘的自尊心,又死死的压在她的胸口,让她必须将这所有一瞬而来的情绪全都悄悄吞咽,她必须要硬着头皮走下去。她死死的盯着玻璃墙面上的自己,从未如此的审视过自己,除去那丢进人群里就找不到的外壳,她看到的是那个懦弱的自己,习惯于沉默,习惯于痛苦的回忆这一切,又只能无可奈何的面对这一切,她看着那样的自己,熟悉而又陌生。

        一阵莫名的烦躁让她有些颓然的站在这热气依然不见消退的午后时分。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她有愤愤的向父亲抱怨,抱怨那座落后,封闭的村庄,抱怨那里的人们守旧,刻板,爱管闲事,抱怨他们用一张嘴就让她感到窒息,压抑;她想起,一心筹划着走出那座山村,再也不会回去;她想起,当第一份有关前程的“审判书”送到她的手里,她内心的失望,不甘,和那些永远在她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欲望,几乎让她陷入绝望;她想起她带着不甘的心度过的那三年失魂落魄的时光;想起,虽然惊险却也让她躲过了一劫的那些挥之不去的阴暗;她想起,她重新燃起希望的那一刻,那些心里的酸楚和着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让她在白日里欢心鼓舞,在夜晚备受煎熬,让她如在撕扯着自己一般,皮开肉绽的疼痛,和那些隐隐的解脱般的快感;她想起那些终于像是找到了寄托般的日子,那些随着街边的人流随意的穿行,听着风从桥上吹拂到桥下,从柳条抽芽的日子走到冬雪覆盖整个世界的繁华,从一切的繁美到那个素简的世界,她确信无疑,她爱上了这样漫步的时光。那时,一个人从日升走到日落,似乎从不去过问她身边的世界,那些偶尔的小烦恼,总是轻易的就在消磨的时光里走散,然后又回到了她不惊不喜的步调里,回到她简单的有些枯燥的日常里。她有些难以置信的想着这些,那些同现在如出一辙的往事,只不过换了个时间,空间,只不过,在她年岁渐长的这些年里,慢慢的,如同永无休止的循环一般,从未停止过。

        她再一次望了那四角的天空一眼,一道长长的飞机飞过留下的痕迹,原来,就在刚刚不久,还有一架飞机从她头顶的上空飞过,只不过,那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她曾无数次的望着天空,那里高飞的鸟儿,那里洁白的云朵,那里缓慢而过的飞机,在整个春天,那样天朗气清的日子里,甚至会飞满天空的风筝,她总是轻易地就被这些东西吸引了视线,她有恼恨自己的心不在焉,即便是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她一样飘飞了思绪。她再次拿出手机,时间显示已经是下午两点钟的光景了,她感到了口渴,她早已经忘记从早晨到现在,她还没有吃过一点儿的东西,她也不觉得饿,她只是口渴,她迫切的需要喝上一口水,大大的一口水。然后会如何?她想,管他会如何,至少她知道,现在她是不会逃避了,她会走进那栋大楼,然后有些拘谨的完成今天的面试。她迅速的从背包里拿出在家灌好的水来,咕咚喝了好大一口,又对着墙壁看了自己最后一眼,用手扒了扒那有些乱糟糟的头发,舒了口气,推门走进了大楼里。

       在走进大楼的那一刻,她想,还是这样,一点没变。

分类信息网整理http://www.dysxxw.com/

得易搜家电维修http://www.deyiso.com/

责任编辑:得易搜信息网